Warning: error_log(E:\webroot\hxjjjcw\web\caches\error_log.php):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E:\webroot\hxjjjcw\web\phpcms\libs\functions\global.func.php on line 419

Warning: error_log(E:\webroot\hxjjjcw\web\caches\error_log.php):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E:\webroot\hxjjjcw\web\phpcms\libs\functions\global.func.php on line 419
以案说纪说法 - 横县纪检监察网
中共横县纪律检查委员会>横县监察委员会
当前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以案说纪说法 >

时间:2019-05-09 15:49:58 来源: 浏览次数:

为黑恶势力“站台”终究要下台
——广西党员干部涉黑涉恶典型案例剖析

 

     基础不牢,地动山摇!基层黑恶势力不仅危害社会大局稳定和国家长治久安,更会影响到党的形象和执政基础。对此,党中央始终高度重视,并作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大部署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强调,要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结合起来,既抓涉黑组织,也抓后面的“保护伞”。为发挥警示教育作用,营造风清气正的社会生态,本期选取广西典型的涉黑涉恶案例进行剖析,希望广大党员干部以此为戒,严守党纪国法底线,自觉与涉黑涉恶问题作斗争。 

【典型案例】

一、广西田东县祥周镇联雄村党支部原党员彭少新设卡勒索过路费问题。2017年4月5日,彭少新伙同他人,以补偿修路费为名,在联雄村江那屯附近西牛水库边公路用摩托车设卡,敲诈勒索运送木材车辆司机过路费共6000元,其本人分得1900元。彭少新受到开除党籍处分,被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4000元。
二、广西融安县公安局泗顶派出所原所长韦昌飞利用职务便利充当涉赌人员“保护伞”等问题。2016年至2018年期间,韦昌飞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黄某某等4名涉赌人员开设赌场、从事赌博活动提供关照和保护,并先后收受黄某某等人送给的“感谢费”“好处费”等财物共计18.9万元。韦昌飞还存在其他违纪问题。2018年4月,韦昌飞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三、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公安局拱洞派出所原副所长覃荣基利用职务便利充当涉赌人员“保护伞”问题。2017年6月至2018年2月期间,覃荣基利用其主持拱洞派出所全面工作的职务便利,同意吴某、廖某等4人在其派出所管辖范围内开设赌场进行营利活动,并为开设赌场行为提供保护,先后多次收受吴某、廖某送给的“好处费”共计8.23万元。覃荣基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被一审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十万元,没收赃款8.23万元上缴国库。

四、广西田林县八渡瑶族乡派出所原民警张学文、周安格对赌场给予“保护”并收受贿赂问题。2017年6月,韦某强等人为了在八渡辖区赌博不被派出所查处,找到八渡派出所原协警岑保平,要求岑保平出面与八渡派出所原民警张学文、周安格沟通,韦某强等人答应愿意每天给八渡派出所几百元人民币作为好处费,希望派出所对他们的赌博行为不予以查处。岑保平将情况向张学文和周安格反映后,张学文和周安格私下同意岑保平与韦某强沟通并收取好处费。自2017年6月至9月岑保平多次收到韦某强提供的好处费共计10000多元,后岑保平分多次转交给张学文、周安格各4000元。张学文、周安格收到好处费后用于各自生活开支。2018年10月,张学文受到政务记大过处分,周安格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对于聘请的协警岑保平,已建议县公安局进行解聘处理。 

【点评分析】

扫黑除恶务尽、执纪执法必严。今年以来,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认真落实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部署要求,把扫黑除恶同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严肃查处了一批党员干部涉黑涉恶腐败、充当“保护伞”问题。上述4起典型案例,有的敲诈勒索成为黑恶势力,有的利用职务便利充当涉恶势力的“保护伞”,致使黑恶势力逐渐坐大成势,这些行为严重损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败坏党员形象,削弱党的执政根基,具有很强的典型性和警示教育作用。广大党员干部要从中汲取深刻教训,以案为镜为鉴,时刻警钟长鸣,增强自律意识、宗旨意识、遵纪守法意识,知敬畏、存戒惧、守底线,自觉与涉黑涉恶问题划清界限。
纪检监察机关参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需重拳出击、精准发力。重点聚焦以下三类问题,一是聚焦群众身边的涉黑涉恶问题。重点查处党员干部和其他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采取暴力、威胁等问题;二是聚焦黑恶势力“保护伞”问题。重点查处党员干部和其他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放纵、包庇黑恶势力,与黑恶势力上下勾结等问题;三是聚集工作推动不力、失职失责问题。重点查处党政机关、政法机关、相关职能部门及其工作人员推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不力等问题。对于祸法殃民的黑恶势力,要保持高压态势,做到斩草除根,不断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为打赢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提供坚强纪律保障,不断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法规链接】
《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2018年10月1日起实施)
第二十七条  党组织在纪律审查中发现党员有贪污贿赂、滥用职权、玩忽职守、权力寻租、利益输送、徇私舞弊、浪费国家资财等违反法律涉嫌犯罪行为的,应当给予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
第一百二十七条  党员领导干部违反有关规定干预和插手司法活动、执纪执法活动,向有关地方或者部门打招呼、说情,或者以其他方式对司法活动、执纪执法活动施加影响,情节较轻的,给予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党员领导干部违反有关规定干预和插手公共财政资金分配、项目立项评审、政府奖励表彰等活动,造成重大损失或者不良影响的,依照前款规定处理。

【延伸答疑】   
党员干部利用职权互相帮忙会涉嫌搞权权交易吗?

所谓的搞权权交易,根据《条例》第八十一条规定,是指党员干部相互利用职权或者职务上的影响为对方及其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等亲属、身边工作人员和其他特定关系人谋取利益的违纪行为。权权交易重在强调进行了交易,而且是权力的交易,实际上是一种利益交换。即使这种利益交换还没有完全发生,但只要是党员干部相互之间达成了共识和默契,就可能构成权权交易。在现实生活中,一些手握实权的党员干部,为了表面上避嫌,或是想办成自己权力范围之外的事情,就与其他党员干部达成共识和默契,相互利用职权为对方及其亲属谋取利益,大搞权权交易。有的还美其名目互相帮助,人之常情,以图逃避党纪国法的追究。须知,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决不可以用来换取私利,无论如何掩饰都难逃纪律法眼。
党员犯罪的一律开除党籍吗?

根据《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党员犯罪的应当给予党纪处分,但不一定必须给予开除党籍处分。根据情节轻重,可以给予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或者开除党籍处分。但是因故意犯罪被依法判处刑法规定的主刑(含宣告缓刑)的;被单处或者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因过失犯罪,被依法判处三年以上(不含三年)有期徒刑的,应当给予开除党籍处分。因过失犯罪被判处三年以下(含三年)有期徒刑或者被判处管制、拘役的,一般应当开除党籍。对于个别可以不开除党籍的,应当对照处分党员批准权限的规定,报请再上一级党组织批准。
【以史为鉴】

唐代薛元赏严惩恶棍

唐武宗会昌年间,薛元赏出任京兆尹,上任之后的首要任务就是扫黑除霸。当时,如果走在长安城的街道上,可以很容易地辨认出谁是恶棍流氓。
因为这些人有着明显的特征:首先,这批人都剃着光头,古人以孝为本,信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的孝道,除了出家人和犯人之外,其他男人是不剃头的,剃头便是不孝,但是这些恶棍闲人,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这叫做髡。恶棍们第二特征是“剳青”,就是纹身。纹身的内容也是千奇百怪,有的人自身上纹出了一幅山水画,还题有诗句。山石草木,亭台池榭飞鸟走兽,应有尽有。还有人在身上刺字,有一个叫张干的是典型代表,这个张干住在大宁坊,双臂上刺了两句话,左胳膊上刺的是“生不怕京兆尹”,右胳膊上刺的是“死不畏阎罗王”,很是嚣张。
这些恶棍经常在大街上打架斗殴,强行抢劫路人,他们还会把一群蛇放进酒店的大厅中,讹诈店主的钱财,一旦犯了事他们就躲到禁军的兵营中去,这使得几任京兆尹都对他们无可奈何。给京城的治安带了极大的隐患,百姓苦不堪言。
当时的皇帝是唐武宗,他听说小小的恶棍竟然将长安城搅得乌烟瘴气,非常气愤,如不严厉打击,天子威严何在?于是,他任命作风过硬、为官刚直的薛元赏为京兆尹,令他务必铲除这些恶棍。
薛元赏上任后,决心严惩惩治这帮恶棍!上任的第三天,薛元赏就进行了一次集中打击行动,按照事先摸好的底子,密捕了30多个首恶,审讯完毕,命令身强力壮的衙役痛打首恶,公堂之上血肉横飞,惨叫连连,不一会,30名首恶分子全部活活打死。随后薛元赏又命将这些无恶不作的痞霸分子陈尸街头,以儆同类。当然“生不怕京兆尹,死不畏阎罗王”的张干也在此列,此等手段令胁从分子胆战心惊,再也不敢招摇过市,欺男霸女了,至于其他跟风纹身的人,也都被责令灸去。从此,刺青在长安城绝迹,长安城的恶棍也消失了。

版权所有(c) 中共横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横县监察委员会 电话:0771-7222285

地址:广西横县横州镇江滨西路9号(县政府大院6号楼2楼) E-mail: gxhxjfb@163.com

备案号:桂ICP备13006515号-2

桂公网安备 45012702000019号

技术支持:卡维奥软件科技有限公司